欢迎访问陕西玖美商贸有限公司!主要经营以伊力老窖窖龄酒、“窖龄10珍品”、 “窖龄20珍品”、 “窖龄30珍品”。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陕西玖美商贸有限公司

伊力|伊力老窖窖龄酒系列

玖美商贸服务热线:


029-84506610

栏目导航

NAVIGAITON

陕西玖美商贸有限公司

联系人:杨总

手机:15299686669

Q Q: 401006866

邮箱:401006866@qq.com

网址:http://www.jiumeism.com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博文路11号双威温馨花园1号楼10104室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品伊力老窖,叹可可托海与那拉提的痴情绝恋

来源:陕西玖美商贸有限公司发布时间:1623058917点击:139

  多情的可可托海和美丽的那拉提,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个致命的诱惑。先不说那绿色的丛林和蓝色的河湾,美到让人甘愿沉沦其中;也不说那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美到文字无法描述,再来一杯伊力老窖,品味世间百态,想起养蜂女,令人唏嘘不已。单单是发生在这里的牧羊人和养蜂女的那一场风花雪月的痴恋,更让人万分感慨,唏嘘不已,且久久难以忘怀。

伊力老窖

  你可能没有到过可可托海,也没有到过那拉提,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听过《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和《那拉提的养蜂女》以及《养蜂女的独白》这些散发着独特新疆风情的歌曲。

  是不是听过牧羊人和养蜂女的故事之后,你是不是就会产生一个无法遏制欲望:

  如果以后有机会到了新疆,一定、必须要去牧羊人的可可托海和养蜂女的那拉提去看看?

  看看能不能邂逅那个帅气的牧羊人和他心心念念的养蜂女?

伊力老窖

  从可可托海到那拉提,两地相距一千多公里。

  牧羊人和养蜂女的爱情故事,经过一而再再而三地发酵,早已飞过雪山,穿越戈壁,人尽皆知,歌曲如星火燎原般迅速火遍每条大街小巷。

  在可可托海等你

  在可可托海的那些日子,牧羊人和养蜂女之间的两情相悦究竟是从一瓶牛奶或者一罐蜂蜜开始的,还是从一个眼神或者一次不经意的邂逅开始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两个相爱的人才懂的、专属于两个人的甜蜜和温暖以及他们对彼此的顾念和守望,还有他们曾在可可托海许下过爱的誓言,可可托海与那拉提被他们的爱情故事贴上了一个浪漫的标签。

  而世俗往往就是爱情的杀手。

  养蜂女在丈夫去世后独自带着两个孩子,领着驼队和十几箱蜜蜂,一路追逐着花香,辗转来到遥远的可可托海,用勤劳的汗水把生命中的痛楚酿造成生活的甜蜜,她想着给孩子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这里她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孩子们因为没有父亲的庇护,偶尔也会受到别人的冷眼,幸运的是她刚好遇到了想要呵护她一生的牧羊人,是牧羊人给了她生活的勇气和温暖的关爱,给她和孩子遮挡着所有的风雨。

  而现实并不总是尽如人意,生活也不只有甜蜜,还有更多的苦涩和无奈撕扯着养蜂女的心。

  用世俗的眼光来看,他们两个并不般配,他们有着不同的民族信仰,不同的生活习惯,她不想牧羊人因她而受到别人的异样的目光,她不愿意他受到一点委屈。

  有情不一定能够长相厮守,有爱也不一定能够共赴白头,这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来说,该是怎样的痛啊!

  经过一番心理交战,深思熟虑过后,她决定连夜带着孩子,领着驼队离开可可托海,离开牧羊人,把自由还给爱人,把无尽的悲伤留给自己。

  注定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情事,可可托海再多的思念、再多的牵挂也没能留住养蜂女。

  分别是在一个风雨夜,她走的那样决绝。

  “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

  她的不告而别,让牧羊人痛苦万分,他的痴情被这歌声唱成了永恒,如此凄美,如此深情,如额尔齐斯河水奔腾不息。

  “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

  这是怎样的长情难诉,又是怎样的痛彻心扉啊!

  一路跋涉,一路风霜,养蜂女来到了两千里外的那拉提。

  为了让牧羊人断了念想,她让人转告他,她嫁到了伊犁,她要在那拉提草原上生根发芽了。

  距离虽然遥远,相见也遥遥无期,而牧羊人的思念和他对爱情的期盼,已渗入骨髓,已刻骨铭心,他撕心裂肺得呼唤,越过了千山和万水,在这首情歌里缱绻不已。

  “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只是这一句,唱碎了多少人的心啊!

  可可托海的牧草已经干枯了,白桦树的叶子也变成金黄,牧羊人依然舍不得离开,他还在等待着心上人回来。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戳中了多少人的泪点,爱而不得,是一种怎样的悲哀啊!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个春天,伊犁的杏花又开遍了山野,漫天都被粉红的薄雾笼罩着,在夕阳的照耀下灿若云霞。

  而树下心事重重的养蜂女,却无心欣赏这宛若仙境的美景,再美的杏花也酿不出她想要的甜蜜,空荡的毡房里再也没有曾经的相偎相依,那些欢声笑语都留在了过去,留在了可可托海,

  想到从前的那些美好日子,泪水止不住无声地滑落,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想念,如伊犁河水般从她的心底奔涌而出。

  恍然间,她仿佛听到了牧羊人在那个伤心的雨夜里对她诉说的情话,“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这一句“在可可托海等你”,顷刻间让养蜂女心如针扎,牧羊人的执念让她那颗故作坚强的心瞬间碎了一地。

  她是真的爱他,却又无法无视世俗的眼光,她带着两个孩子,怎么能拖累善良的牧羊人?

  离开是为了牧羊人以后会遇到更好的爱,却不想给他也给自己带来了那么多的困扰。

  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遥遥想念着彼此,为情所困,为情所伤。

  可可托海水草丰美,土地肥沃,是逐水草而牧的哈萨克人世世代代的美丽家园,也是养蜂女心底的痛。

  那拉提,这里的花开的比别处早一些,当冰雪还未消融,这里的野百合已经顶着冰雪盛放了;

  之后还有满山满野的比云霞还绚烂的粉白的杏花,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无边无际的花海,也引来了许许多多放蜂人。

  那拉提是先看到太阳的地方,也是牧羊人寒夜里的阳光,更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一生的执念。

  所有的烦恼都是因爱而生,养蜂女无法承受牧羊人深切的爱恋,他爱的越深,养蜂女越觉得亏欠他;

  太多的思念,让她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在那个离别的雨夜就已经狠心地关闭了心门,再也不要给心爱的人带来困扰,她把自己的爱情悄悄地埋葬在美丽而多情的那拉提。

  记得李叔同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离别久了,相思深了。

  杏花开了,春风十里也不及你的一个笑容;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距离远了,心却不变,四季更迭,唯爱永恒。

  于是,便有了《那拉提的养蜂女》,作为对《可可托海牧羊人》的深情回应。

  “漂泊的路,你曾是我以为的终点。

  远方的心上人,我把心留给你给了你。

  北归的鸿雁一声声叫着哀愁,是我在和你说忘了我。

  远方的心上人,请你不要再等我。

  喝下手里这杯伤心的马奶酒,请你忘记这红尘忘了我。”

  也许,有一种相爱叫做放手,成长的路上总会留下一个又一个遗憾,本想一起策马驰骋穿越戈壁穿越万里山河,却也只好是马不停蹄的错过;

  本想为自己漂泊的长路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风的终点,却也只能忍痛离开,含泪远行。

  喝一杯伤心的马奶酒,一醉不起,是不是就可以忘了这悲喜交加的爱恨红尘?

  那么请你一定,一定忘了我,不要再等我……

  养蜂女的独白

  也许当牧羊人和养蜂女的爱情故事在《那拉提的养蜂女》迅速点燃了2020的年尾之后便可以画上一个休止符,然而这是不是结局?

  还未可知。

  牧羊人逐水草而牧,养蜂女逐鲜花而居,而世俗的眼光足以遏制爱情的生长,这一场相遇相爱注定以别离告终。

  然而可可托海与那拉提虽然远隔两千多里,却挡不住彼此的思念,也无法抹去曾经的美好回忆。

  回忆里的暖,回忆里的甜,让养蜂女心中的愧疚更加深切,她恨自己不能冲破世俗的藩篱,不能义无反顾地与牧羊人一起驰骋天边草原、广漠戈壁。

  她的自责与无奈,她的思念与叹息,又化作一首令人心痛的歌。

  也许断臂的维纳斯,因为有了缺憾才更加唯美;也许因爱而分别的爱情,因为有了爱而不得的心动和心痛才更加让人惋惜。

  一首《养蜂女的独白》,仿佛一扇窗,让我们透过纯净的玻璃,看到了养蜂女温柔与迷茫的内心世界。

  她的离开只想保护她和他不受更多的伤害,她不想他背负太多,却事与愿违,不仅伤害了他,也伤害了自己。

  今生她已经辜负了牧羊人的善良和真诚,往后余生只有遥遥祝福他在未来得到幸福。

  她自责,责怪自己还不够坚强,因为害怕俗世的风雨,而选择了逃离与逃避。

  因为这一转身便是天涯永隔,再见也遥遥无期。

  现实太过残忍,无奈的分离让两颗心饱受相思之苦。

  风吹落满地花瓣,却吹不走回忆。

  唱歌的人投入了自己,听歌的人听懂了自己。

  那夜凄冷的雨水,敲打着思念,相遇又别离,相爱又相杀……

  吹不走的过往,忘不掉的你,让听歌的人泪湿眼眶,唯有叹息,又叹息。

  这一场可可托海与那拉提的爱情故事,在2021的春天,因养蜂女的告白,再次掀起一圈圈爱的涟漪。

  “我唱起熟悉的歌谣,想起离别的凄凉,那夜的雨浇灌着忧伤像野草疯狂生长。时针转啊转啊转啊转,那些美丽记忆在山谷飘荡……”

  她的心留在了可可托海,留在了牧羊人身旁,就让这份深情化作天山的雪莲,盛开在那拉提,这梦的天堂!

  那年的我曾来过美丽的那拉提,那片开满鲜花的草原像一幅幅多彩的电影胶片,一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她的每一片花瓣、每一片草叶,每一个音符、每一段琴声,都浸染着花香;

  每一张笑脸、每一句欢声笑语都那么令人感到温暖,自那以后,我便沉醉在那拉提的花香里。

  如今的那拉提,山谷里回荡着可可托海牧羊人对养蜂女的爱情告白,更增添了浪漫唯美的气息,这样的一段故事让可可托海和那拉提永远相恋在一首首深情的歌里……